娶个女将踏山河

娶个女将踏山河

时间:2021-05-13 12:28:51来源:试读吧

小说主角是凤白梅寒铁衣的书名叫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,是作者龙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天机阁二楼装饰的格外清雅,屋中家具都是青竹制成,连奉茶待客的茶具都是一应的青绿色。屋中辟出一半...小说主角是凤白梅寒铁衣的书名叫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,是作者龙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天机阁二楼装饰的格外清雅,屋中家具都是青竹制成,连奉茶待客的茶具都是一应的青绿色。屋中辟出一半...小说娶个女将踏山河

娶个女将踏山河

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精彩章节推荐

天机阁二楼装饰的格外清雅,屋中家具都是青竹制成,连奉茶待客的茶具都是一应的青绿色。屋中辟出一半的空间放置奇奇怪怪的高案,案上成山地堆着各类卷宗。十二折竹编绘兰草的屏风隔出茶水间,三人围着小案跪坐,女童在旁添茶。

青竹扎成的矮案上,放着一堆形式各异、材料各异的箭头。

“朝廷所用箭镞,皆刻官印。而武林大家为避免不必要的纠纷,也会在其使用的箭镞上刻下各自的暗纹。”天机阁副阁主墨冰,人如其名,面容冷,声音更冷。他从一堆箭头中,挑出一枚无任何刻纹装饰的三棱箭头:“这种无迹可寻的箭镞,多半出自黑市,不会过明路。”

寒二公子将一条胳膊搭在邻近的窗口,神在在地道:“废话,要好查,还用得着你吗?”

墨冰没理他,继续说道:“目前,天机阁所知的大型黑市有七个,其中三个分布在江南道上,分别由望北山的葬剑山庄、红莲城的血衣门、及雁回山的拈花教打理。”

凤白梅正色道:“拈花教可以排除。”

魔教教主花雁回是凤家将军小舅一事,寒铁衣已然传了消息给墨冰,此事也被后者记录在天机薄上。

“葬剑山庄世代皆以铸剑为生,将军所用凤麟剑便出自山庄现任庄主吴子怀之手。”墨冰看着凤白梅道。

凤白梅点头:“我镇魂军中所用刀剑,除了江南火器营的官印,确有葬剑山庄的标志。墨阁主的意思是,葬剑山庄明面上与官府合作,暗中却又偷偷制造无标识的兵器,在黑市贩卖?”

墨冰点头,又道:“至于血衣门,起源于岭南瘴疠之地,门中宣扬女子至上的思想,十年前曾被闻老阁主带领天机阁肃清了一次,不过让二门主陶猫儿逃脱,如今门中人靠着制毒技艺在黑市讨生活。经由他们制出的兵器,都带有剧毒。”

凤白梅沉吟着问:“这么说,便只剩下葬剑山庄的嫌疑最大了?”

“不排除血衣门的可能性。”墨冰想了想,道:“我入天机阁时间不长,但阁中耳目遍布四海,将军与雁回山的关系却半点口风也没透出来。”

凤白梅当下便明白他话中的意思,道:“凤家毕竟是将门,若与江湖魔教有牵扯,传扬出去对大家都不好。墨阁主尽管放心,雁回山是友不是敌。”

墨冰没什么不放心的,他做这个副阁主,既不是为了朝廷,也不是为了江湖。

“既是友,拈花教的消息当比天机阁还要灵便些。”他道。

凤白梅道:“花雁回说,此番行刺的人,并非江湖中人。”

被晾了半晌的寒二公子不甘心地插嘴:“血衣门这一向夹着尾巴做人,惹事的几率不高。葬剑山庄长期与官府合作,凭借他们的财力物力,要借几个人不难。当然,要养几个死士也不难。”

墨冰道:“天机阁只能查到箭镞的可能来源,若有捕获的刺客,或可追查出一点信息来。”

“刺客身手不算好,但配合默契,行动有序。我虽在雁回山下宰了几个,但尸首被他们带走了。原本想着在老宅一定能逮住活口……”凤白梅话说到这里,往寒铁衣那边瞥了一眼。

寒二公子识趣儿地把脸转向窗外,假装听不懂她话中意思,坚决不承认自己拖了后腿。

凤白梅继续道:“现如今唯一剩下的线索,便是这箭镞的来源,顺藤摸瓜,说不定能有所收获。”

她说着,起身同墨冰揖礼:“多谢墨阁主。”

墨冰颔首承了她这声谢。

寒二公子不甘心地凑了上来:“小白,是我让他去查的,你怎么不谢我呢?”

凤白梅冲他笑眯了眼:“我们之间来日方长,二公子急什么?”

寒铁衣堪堪打了个冷战,又缩回了窗边靠着。

凤白梅走到楼梯口,忽又停了下来,回身问:“听闻,先帝爷曾手书了一本战国策,不知眼下可在天机阁中?”

她是看着墨冰问的,答话的却是寒铁衣:“天机阁藏书众多,你说的这本战国策,怕是要找找看。”

凤白梅道:“那便烦劳二公子替我找找了。”语毕,转身下楼去了。

寒铁衣本是吊儿郎当靠窗摇着折扇,凤白梅一下楼,他那双桃花眼里的春光便敛了个干净,沉沉地道了一声:“她看过那份手书了。”

墨冰不动声色收拾着茶具:“她要先帝手书的战国策,是为了验证字迹吧。可我在她眼里看不出一丁点国仇家恨的痕迹。”

这话寒铁衣听着舒服:“那是,也不看看是谁的媳妇儿!”

墨冰继续道:“把爱恨情仇都藏起来的人,聪明是真聪明,狠起来也是真的狠。她若是知道你二人的婚姻从头到尾不过一场算计……”

后面的话他没明说,但寒铁衣已经脑补了结局,按照凤白梅的性格,东窗事发那时,二人之间不是生死相隔便是江湖不见。

当然,也还有第三种结局,那就是夫妻同心。可这个结局的几率,实在太渺茫了!

他转头看向庭院中,黛色身影肩背虽然瘦小,但步履生风,精气神十足。

目送凤白梅的身影离了天机阁,寒二公子声音清冷,神态认真:“加派人手看着她,我要知道她在胤都的一举一动。另外,凤夫人和凤臻身边的人也换成天字密探,确保他们的安全。”

墨冰道:“知道了。”忽听得一声高昂的唱腔远远地飘来,他道:“你没事少来这里晃。”

整个洛阳的人都知道,寒二公子嚎那么一嗓子,自打天机阁搬到光阳门外,但凡二公子出现在阁中,梨园吊嗓的姑娘们就特别卖力。

寒铁衣脸上冰层脱落,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神情,变脸速度和凤白梅不相伯仲:“你不触处罚阁中内鬼,反倒派起我的不是来了?长得好看也犯罪吗?”

阁中内鬼金小宝,正在楼梯口舔着糖葫芦,闻言朗声回说:“梨园的姐姐们才不是看上你的皮囊,她们只是希望你能在皇后娘娘面前美言几句。”

寒铁衣抽抽嘴角:“我还想找个人替我说情去呢!”

寒凤两家的这桩婚事一出,便被人们津津乐道,如今因着婚期延后,热度再次飙升。人们从两位准新人论到了三年前的封后大典,又从历史的浅流中扒拉出了十三年前的凤家往事,唏嘘感慨者有之,幸灾乐祸者有之,事不关己者也有。

凤家将军以女儿身混迹男人堆,流言蜚语对她而言就是毛毛细雨。寒二公子出了名的浪荡子脸皮厚,是以,两位准新人都没怎么将这事儿放在心上,倒是两家的家长为此操碎了心。

诚然,实际上操心的,也就只有武烟一人。

寒尚书抱病卧床,连早朝都告了病假,凤夫人每日一次风雨无阻上门探望,只盼着尚书大人能早些痊愈,好商量延后的婚期。

可一连五日过去了,尚书大人的病没丝毫好转的迹象,凤夫人只好求到皇后面前,说的是求皇后为寒大人派两个德高望重的太医去看一看。

皇后倒也实在,当天下午便着身边大宫女晨曦领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医前往寒府,第二天寒尚书的病就痊愈了,请了凤夫人过门,并礼部、钦天监等一众官僚,加上寒家宗族,浩浩荡荡一屋子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。

而两位准新人呢?

凤白梅这几日一直带着凤臻走街串巷,该吃的吃了一遍,该玩的玩了一通,浑然把婚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而寒二公子难得好几日没往朝花楼跑,呆在天机阁里翻箱倒柜。

这日二十四,花雁回终于把小芸娘新学的曲子听完,心满意足打道回雁回山,凤白梅去送他。

紫金宝盖的豪华马车停在洛阳南城外门下,淡紫衣衫的花教主立在淮江边上,对着江面一根一根地整理拢在胸前的发丝。火红的日光在江面绘了幅‘半江瑟瑟半江红’的春江晚景图。

“寒二这个人瞧着三五不着六的,实际一肚子花花肠子,你得小心他些。”

凤白梅一身雪白的衣被江面映的通红,在旁点了个头:“知道。”

“小白。”花雁回难得正经:“这事儿真不用我插手?”

凤白梅道:“箭镞虽从黑市来的,但幕后之人隐在朝中,你雁回山在武林中已经人人喊打,没必要再和朝廷闹不清。”

花雁回点头:“说的也是。”

凤白梅想了想,低低唤了一声:“小舅。”

花雁回理发的手滞在半空,偏头看向大外甥女,眼中满是惊愕。

十三年前,他去洛阳要带她和武烟母子回雁回山,她对他拳打脚踢。

九年前,得知她从军后,他赶到洛阳送她凤麟剑,她接了剑转身就走,一句话也没有。

他同凤白梅相认十三年,唯一听她唤过的一声小舅,是五年前落魂关一战,他领着半个拈花教的弟子支援。

“小舅。”战争结束后,这小丫头片子立在一片焦土上,眉眼飞扬:“谢了。”

老花将梳理顺畅的头发往肩后一甩,那满头青丝在晚风中胡乱飞舞着。

他应:“嗯?”

“十三年前落魂关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凤白梅问。

小说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 第8章 待到冬窗事发时 试读结束。

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免费文案分享

当凤府守门的小厮看到大摇大摆跟着自家将军入府门的寒二公子时,集体将眼珠子瞪的大大的,一把拉住了随后的小麻雀。

“雀哥,这怎么回事?”

小麻雀年十五,是个孤儿,五六岁被凤臻捡了回来,一直跟着小公子,在凤府下人中的地位,仅次于总领全府的老管家。

雀哥双手环胸,抽着嘴角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随后进了府去。

凤府一进门便是主院,此刻里头工匠进进出出,热闹的很。年过半百的老管家凤英正站在门口指挥着。他头发全白,满脸皱纹,腰背却是挺的笔直,一身褐色短打,右边袖管在微风中空荡荡地晃着。

见凤白梅来,凤英忙同人嘱咐几句,从抱厦下迎到大路上,同凤白梅问了好,目光落在寒铁衣的身上扫了扫。

“英伯。”凤白梅道:“晚间我就不去西院同嫂嫂吃饭了,你让厨房备两人的饭菜送到东院。也不必告诉嫂嫂来人,就说我身上乏了懒怠动。”

英伯应声,目光又忍不住往寒铁衣身上瞥。

凤白梅也不解释,带着寒铁衣往东院去。

东院这头,也是一片狼藉。

青锋正带着东院的小子姜龙、沉香二人修剪楼前与楠竹纠缠的芭蕉叶。绿绮则带着从西院来的霜降、谷雨两个丫头拔草。另有陈大、陈二、小蛤蟆三个将她们拔过的土地翻出新土来。

凤臻的奶娘周柳氏年近四十,在楼前那个小凉亭里纳鞋垫。

霜降、谷雨两个丫头年纪也就十二三,听说自己被调到东院来,兴奋了一上午,逮着好说话的绿绮问起来没完没了。

“可惜了!”表达了对镇魂将军的无限崇拜后,霜降苦着脸惋惜道:“咱们将军就要嫁给寒二公子了。”

微顿,不等旁边人接话,她又自顾自地道:“怎么偏偏就是他呢?听小公子说,寒家二公子是洛阳城数一数二的风流人,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见小丫头操心过头了,绿绮制止道:“忘了凤府的规矩了?少说话多做事。”正说着,抬眼见自家主子回来,她忙擦了擦手,整了衣襟,刚到凤白梅跟前,便看到后一步进院的寒二公子,愣住了。

凤白梅道:“这是寒二公子。”

此言一出,庭院中十一双眼睛齐刷刷地面落在了寒二公子身上,仿佛他是哪座仙山下凡来的神,多看他两眼自己也能得道。

二公子花街常客、柳巷熟人,对于各样视线早已习以为常,扬着满脸灿烂春光,摇着折扇,步履悠闲。

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凤白梅又道:“二公子要在这里吃顿便饭,我已经告诉给英伯,晚饭送到东院来,你们准备一下。”

绿绮愣愣地点头,原地呆了好半晌,才吩咐人去准备。

寒二公子说来吃顿便饭,凤白梅也就当他只是来吃顿便饭,但凤府上上下下的人,却不敢一顿便饭就把人打发了。

就算他们对寒二公子有天大的不满,也仅限于背后嚼两句舌根。就算撇开他即将成为凤家姑爷的事实,他也还有国舅这一层身份在,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。

是以,当凤白梅看到大圆桌上大大小小的盅子时,是很惊讶的。

她是军旅之人,每顿不拘吃点什么。武烟出身武门,也没那么多讲究排场,至多是凤臻正在长身体,因此在食物上精心搭配,全以有益身心为主。

这满桌大鱼大肉,分明是宴客的派头了。

凤白梅道:“他也不是外人,我二人吃不了这么多,撤几样给周大娘他们吃去。”

这话说的寒铁衣心花怒放,连连点头:“就是就是,这也太铺张浪费了。”

绿绮再次愣了一下,到底依言叫人来撤了几样菜,只把凤白梅平素爱吃的几样留下。

二人边吃,寒铁衣边寻话题,一会儿问凤白梅院子装修出来做什么,一会儿又说起刺客,话锋一拐,又飘到了凤臻身上。

凤白梅就听他说,偶尔给个回应。忽的,她问:“这个时节,哪里的花开的最好?”

寒铁衣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她的问题,答说:“眼下桃李正灿,可若说哪里的花开的最好,应当是洛阳城西的千佛山。不过……”

他话音微顿,看了看凤白梅,神叨叨地说:“千佛山好是好,就是闹鬼。”

“闹鬼?”凤白梅挑挑眉头:“我还以为,就落魂关那样的偏僻地方,才有鬼神之说。”

寒铁衣搁下筷子,津津有味地叙了起来:“那千佛山因庙宇众多而得名,原本也是个极繁华的去处,只因先帝爷重道轻佛,人们投其所好,出家人都蓄发都跑城北的青城观去当道士去了,千佛山便渐渐冷清下来,许多庙宇都空置了。倒是寺在的桃李年年开的极好,结的果子也大,每年春夏赏花吃果的人不少。”

凤白梅静静扒拉着碗里的米粒,听他继续说。

寒铁衣吃了一口汤,方继续道:“不过,三年前有对年轻夫妇上山去,却只有女子一个人下来,说她丈夫被一团黑色的东西拉去了。京畿营的人在山上找了个遍,也没找到那男子,逐渐的洛阳城中便有千佛山闹鬼的传言,说那男子被鬼吃了。”

凤白梅嗤笑一声,随后道:“不如,你我明儿个上山去捉鬼如何?”

寒铁衣蹙眉看着她:“你认真的?”

凤白梅道:“顺便也看看风景,我这些年在军中,着实无心山水。”

有机会拉近二人的关系,寒铁衣自然是乐意的:“旁人幽会,都是小桥流水,游街泛湖,怎么到了我们这里,就是山庙捉鬼了?”

凤白梅只问他:“那二公子去是不去?”

“去。”寒铁衣应的干脆。

凤白梅搁著起身,上楼取了个臂长的匣子来,递到寒铁衣面前:“墨阁主为阿臻授业解惑,凤家无以为报,区区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

寒二公子当即委屈起来:“小白,我也出了不少力,我的礼物呢?”

“咱们来日方长。”凤白梅又笑弯了眉眼,伸手在匣子上点了点:“这份礼物是我悉心准备的,二公子务必要今夜交给墨阁主。”

“是。”寒铁衣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。

凤白梅往外吩咐:“绿绮,送寒二公子出府。”

等绿绮送了人回来,凤白梅又叫她:“你且去吩咐外头厨房准备,明儿一早做几样点心,我要同寒二公子前往千佛山赏花。”

绿绮听了惊讶不已:“将军,千佛山闹鬼呀!”

凤白梅扬眉冷笑:“不闹鬼我还不去呢。”说着,便往西院去看武烟,回来天色已黑,却见周柳氏侯在院门口。

见她回来,周柳氏忙上前来,先问了好,方说:“将军,老奴的女儿头前就病了,这两日又闹腾的厉害,奴想着如今小公子离府,将军这里的事老奴也帮不上忙,便想告几天假回去照顾女儿。”

凤白梅负手踱步,闻言应道:“这样小事同绿绮说一声便是了。”

周柳氏便千恩万谢地去了。

天机阁。

满心不忿的寒二公子看着匣子里那件金丝软甲时,愣了好久。

一旁的墨冰也在眸中露了一丝惊讶。

像金丝软甲这样的宝物,便是葬剑山庄倾尽十年心血也未必能出一件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个贵重且体面的礼物。

然而,对于墨冰这样的高手来说,这件软甲便如同鸡肋,穿着没用,弃之可惜。

凤白梅是找不到东西送了,还是觉得她如今卸甲在家,这软甲也用不上了,留着也可惜?

默了半晌,墨冰终于开口:“我倒觉得,这东西是送给你的。”

寒铁衣也琢磨出这个意思来了,可她送就送了,怎么还要以墨冰的名义在中间转一下?

他将凤白梅日间的话下心里来回翻转一番,恍然明白过来,一拍自己大腿道:“我就说嘛,她怎么突然转了性子,约我去千佛山赏花!”

赏花是假,捉鬼才是真!不过,此鬼非千佛山之鬼,而是凤府的内鬼!说不定,还能逮住那群从雁回山一路追来的苍蝇。

这件软甲,是给他明天防身用的。

而特意提到墨冰,应该是她希望得到天机阁的支援!

难怪,今儿见原本跟在凤臻身边的人都到了东院。

寒铁衣心情很是复杂。以他的身手,跟去了只会拖后腿,可若是不去,凤白梅独身前往很可能露馅。

思忖片刻,寒二公子果断地拉住墨冰的袖子:“老墨,你可得救我。”

墨副阁主缓缓地抽出自己袖子,再次强调:“我已不握剑了。”

寒铁衣才不管:“若有人知道,天下第一剑客就在天机阁,肯定天天上门挑战,届时你握不握剑?”

“寒铁衣!”墨副阁主咬出了寒二公子的全名,证明他现在真的很生气。

寒铁衣只能退而求其次:“让天字楼的弟兄们去总行了吧。”

墨冰道:“你是天机阁阁主。”

寒铁衣咕哝:“你们谁把我当阁主了?”

小说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 第15章 只不过吃顿便饭 试读结束。

娶个女将踏山河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,看了娶个女将踏山河试读章节,你有什么想法,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。娶个女将踏山河

阅读全文

最新小说

30天免费畅读

相关文章
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