娶个女将踏山河

娶个女将踏山河

时间:2021-05-13 12:28:39来源:试读吧

主角叫凤白梅寒铁衣的小说是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龙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凤白梅回到凤府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听门下人说嫂嫂在厅上等她,她忙过去。武烟一病不轻,虽然...主角叫凤白梅寒铁衣的小说是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龙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凤白梅回到凤府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听门下人说嫂嫂在厅上等她,她忙过去。武烟一病不轻,虽然...小说娶个女将踏山河

娶个女将踏山河

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精彩章节推荐

凤白梅回到凤府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听门下人说嫂嫂在厅上等她,她忙过去。

武烟一病不轻,虽然妆容比平常厚,却难掩面上的病色。而令凤白梅更为惊讶的是,厅上还有一人。

寒铁衣登凤府的门前,显然是好好拾掇了一番,身穿月白衣,发束白玉冠。他钟爱的那柄万里江山图的绸扇在千佛山沾了血,如今摇了一柄纸糊的折扇,纯白的扇面龙飞凤舞地书了一个‘寒’字。

相较于他的改头换面,凤白梅仅仅是套了件从街边随手买来的黑色对襟外套,堪堪将身上的血迹掩盖住。

虽然早知道她没事,但寒铁衣那颗心还是悬了一下午,直到此刻见她完完整整站在面前,那颗心才放回了肚子里。

“小白,你怎么才回来?”寒二公子起身迎上前来,却遭到凤白梅一个冷眼,脸上春光将将晕开一半,生生地被打入了寒冬。

凤白梅直接略过他,上前同武烟见了礼,说:“不早了,嫂嫂回院歇息吧。”

武烟笑笑:“我睡了一天,身上沉沉的,有二公子陪着说会儿话,精神倒是好了许多。”

凤白梅便转身同二公子揖了一礼:“多谢二公子来看嫂嫂。”

她弯腰揖礼,话说的轻柔委婉,可寒铁衣还是从中体察出一丝细微的凉意。

武烟起身,伸手扶在凤白梅肩头,笑说:“你折腾了一天,也早些歇着吧。”语毕,又同寒铁衣告了辞,让海棠扶着去了。

凤白梅起身,满脸淡漠地看着寒铁衣:“我同你说过嫂嫂病了,你为何还要上门来打扰她?”

寒铁衣愣了一下,他以为凤白梅刚才的冷脸,是因千佛山的刺客一事,再想不到是为这事:“我来寻你时,见凤夫人就立在门口。”他下意识地解释,忽的就明白过来。

一个怕她挂心自己,一个便好好地将自己的担忧严丝合缝地藏了起来。

“小白。”寒铁衣叹了口气,低眉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凤白梅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一句‘凤夫人就立在门口’,心中仿佛堵了一团火,熊熊燃烧却找不到冲出来的缺口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抬手在脸上狠狠地抹了一把:“有话去东院说吧。”

到了时辰,府上小厮都要往外院歇去,丫头们也只留三两个上夜的。

凤白梅晚间睡得迟,东院的灯一向是熄的最晚的,今夜却早早地熄了,只留下吊脚楼前两盏路灯。修整了一半的院子乱七八糟,路上满是泥泞。青锋冷着脸,候在吊脚楼下。

等主子近前来了,方说:“按照将军的吩咐,周柳氏安排到将军隔壁的厢房,谷雨带了她的女儿去外院歇着了。”

凤白梅点头,招呼寒铁衣跟上,上了二楼,推开厢房的门。

周柳氏仍旧穿着那一身青灰色的短衣长裤,正不安地坐在桌边,手里捧着个没放蜡烛的烛台,被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将烛台的尖端朝向了门口,身子也退后抵到了身后的墙壁。

待看清开门的人是凤白梅,周柳氏整个人松了口气,但随后又立即扑到凤白梅跟前,“噗嗵”一声便跪在地上,颤声求道:“将军,我女儿和她爹不知情的,求求你饶了他们,老奴愿意一力承担。”

凤白梅垂下一双冷眼看她,声音冰凉:“阿臻还年幼时,嫂嫂忙着凤家上下,我忙着添乱,他最喜欢的便是你。”

不带感情的一句话,却叫周柳氏浑身颤抖。比起面对面具人的恐惧,此时此刻,她更加的惶恐。

凤白梅绕过她,走到桌边坐下,翻出一柄匕首插在桌上。

听到声响,周柳氏不等她开口,便立即“嘭嘭嘭”地又磕起头来,涕泗横流地道:“将军饶命啊!那个人用我女儿威胁我,我才迫不得已向他递消息的。一开始他只说想要知道凤家人的行踪,并没有说要危害凤家,我……我……”

话到最后,她自己也说不下去了,悄悄地抬头看了看。

凤白梅端然坐在桌边,右手肘靠在桌上,左手随意搭在膝上,目光只盯着桌上那柄匕首瞧,并不看她。

凤家将军的情绪本就难以捉摸,此刻这般情况,周柳氏更是不知她在想什么,只得继续磕头。

“行了。”凤白梅忽的开口,将那柄匕首拔出扔到周柳氏面前:“你若自行了断,我保你女儿性命。”

匕首落在周柳氏面前,‘哐当’一声,好似一声惊雷在她头顶炸开,连她的呼吸一道劈的僵住了。

见她迟疑,凤白梅冷笑:“怎么,求着要我放你女儿一马,现在机会给你了,又贪生怕死了?你口口声声为你女儿背弃凤家,无端让她背上这么一桩冤枉债,周柳氏,你究竟是爱你女儿呢,还是恨你女儿呢?”

“我自是爱她的!”周柳氏毫不迟疑地嘶吼道:“这世上,哪一个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?”

凤白梅面上仍是那般冷笑,不知是因午间受伤失血,还是脸上傅粉,她的脸色格外惨白。

周柳氏颤抖着手,抓起地上的匕首,缓缓倒转方向,将尖端对准了自己,一寸一寸地往心脏推。

凤白梅眼皮缓缓地向上张开,眸子里蕴出了笑意,似乎有几分期待。

“哐当”一声,匕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,周柳氏膝行过去,抱着凤白梅的小腿哀嚎道:“凤将军,老奴知道错了,求求你再给老奴一次机会吧!我女儿还那么小,她离不开我啊。”

“十二岁,已经不小了。”凤白梅眼中笑意化作厌恶,一把掀开周柳氏的手,起身从地上拾起匕首,一转身,手腕却被人握住了。她瞧着腕间那只苍劲大手,目光顺着月白衣袖往上递上去,便看到了寒二公子阴沉着的脸。

“算了。”寒铁衣想要取走凤白梅手中的匕首,奈何那看似纤细的五指却有千斤力,一旦握紧了,仅凭他的力气是没法令她松手的。

“小白。”寒铁衣沉沉一唤:“纵然逼死了她,又有何用?”

逼死一个老妇,对见惯了生死的镇魂将军而言,着实没什么意思。

她静默了半晌,轻轻挣开了寒铁衣的手,出门唤了青锋:“将她带下去看起来,莫要让她死了。”

青锋应声,将周柳氏带下去,妇人浑身颤抖,三魂六魄早已不附体了。

凤白梅回了自己房间,寒铁衣也跟了过去,才到门口,却见屋里的人从腰上取出一个银白的十寸来长的银盒子搁在桌上,褪了黑衫,又解了染血的短衣,只胸部缠了一圈绷带。

他下意识地别开眼,不经意却瞥见了凤白梅腰侧新添的伤痕。伤口也就半指长,只涂抹了嚼碎的草药,还在往外渗血珠。

凤白梅将妆台上的脂粉盒往旁边推开,从下头拉出药箱,取出药酒、绷带、金疮药等物摆在台上,用纱布沾了药酒擦拭伤口。

寒铁衣的目光一直随着她的手臂移动。那条手臂看着纤细,却结实有肉,因时常日晒雨淋,皮肤呈现小麦色。而令二公子注目的,是从她肩膀处一直蜿蜒到手肘的一条小指粗细的疤痕,晃眼一看,就像是一条百足蜈蚣拉直了身体伏在她手臂上。

凤白梅将腹部的伤口擦拭干净了,反手擦后腰,一转头便见了寒铁衣的神情,顺着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臂上。

她晃了晃胳膊,笑问:“怕了?”

寒铁衣确实怕,从九年前看着凤白梅将太子爷按在京畿营的沙地里狂揍时,他对彪悍的凤家二小姐便心生敬畏。

他不语,凤白梅便自说自话:“放心,我不欺负老弱病残。”

寒二公子闻言苦笑。刚在隔壁房间对周柳氏威胁恐吓的人是谁?

伤口擦拭干净,上金疮药时,凤白梅终于没忍住,倒吸一口凉气后,闷哼出声。

寒铁衣眉头一皱,抬步欲进屋,却又止住。他看着凤白梅,就像看着一头受了伤的狮子,独自舔舐伤口。但这头狮子并没有就此失去对周遭的戒备,她时刻警惕着,但凡有人想要近身,便会毫不留情地露出獠牙。

他无法确定,自己在这头狮子心里,究竟是什么?是即将成亲的丈夫?还是可以利用的资源?亦或者,什么都不是。

“烦你把今儿的事讲给阿臻听。”凤白梅扯出纱布在腰上缠绕了一圈,缓缓地说道:“他想知道什么都告诉他,让他来决定周柳氏的生死。”

寒铁衣心头一凛。

周柳氏毕竟是凤臻的奶娘,照顾了她十三年,先不论凤臻知道真相后会有多难受,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,决定亲近的人的生死,这未免也太残忍了些。

“你刚才,是真的想要了周柳氏的命。”二公子语气肯定。

凤白梅也不掩饰:“是。”

若周柳氏只是针对她凤白梅一个,她浑然不放在心上,哪怕今日葬身千佛山,也是她自己功夫不济,怪不得旁人。可她是凤臻的奶娘,是他和武烟都深信不疑的人,她千不该万不该,将主意打到他们的身上去。

“可你又打算放了她?”寒铁衣不解。

“她不是镇魂军,也不是我亲近之人。”凤白梅淡淡地道:“你说的没错,逼死一个妇人,着实没什么用。若她的死活,能换来阿臻的成长,这条命是留是杀,都值当了。”

小说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 第19章 生死面前的本能 试读结束。

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免费文案分享

当凤府守门的小厮看到大摇大摆跟着自家将军入府门的寒二公子时,集体将眼珠子瞪的大大的,一把拉住了随后的小麻雀。

“雀哥,这怎么回事?”

小麻雀年十五,是个孤儿,五六岁被凤臻捡了回来,一直跟着小公子,在凤府下人中的地位,仅次于总领全府的老管家。

雀哥双手环胸,抽着嘴角道: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随后进了府去。

凤府一进门便是主院,此刻里头工匠进进出出,热闹的很。年过半百的老管家凤英正站在门口指挥着。他头发全白,满脸皱纹,腰背却是挺的笔直,一身褐色短打,右边袖管在微风中空荡荡地晃着。

见凤白梅来,凤英忙同人嘱咐几句,从抱厦下迎到大路上,同凤白梅问了好,目光落在寒铁衣的身上扫了扫。

“英伯。”凤白梅道:“晚间我就不去西院同嫂嫂吃饭了,你让厨房备两人的饭菜送到东院。也不必告诉嫂嫂来人,就说我身上乏了懒怠动。”

英伯应声,目光又忍不住往寒铁衣身上瞥。

凤白梅也不解释,带着寒铁衣往东院去。

东院这头,也是一片狼藉。

青锋正带着东院的小子姜龙、沉香二人修剪楼前与楠竹纠缠的芭蕉叶。绿绮则带着从西院来的霜降、谷雨两个丫头拔草。另有陈大、陈二、小蛤蟆三个将她们拔过的土地翻出新土来。

凤臻的奶娘周柳氏年近四十,在楼前那个小凉亭里纳鞋垫。

霜降、谷雨两个丫头年纪也就十二三,听说自己被调到东院来,兴奋了一上午,逮着好说话的绿绮问起来没完没了。

“可惜了!”表达了对镇魂将军的无限崇拜后,霜降苦着脸惋惜道:“咱们将军就要嫁给寒二公子了。”

微顿,不等旁边人接话,她又自顾自地道:“怎么偏偏就是他呢?听小公子说,寒家二公子是洛阳城数一数二的风流人,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见小丫头操心过头了,绿绮制止道:“忘了凤府的规矩了?少说话多做事。”正说着,抬眼见自家主子回来,她忙擦了擦手,整了衣襟,刚到凤白梅跟前,便看到后一步进院的寒二公子,愣住了。

凤白梅道:“这是寒二公子。”

此言一出,庭院中十一双眼睛齐刷刷地面落在了寒二公子身上,仿佛他是哪座仙山下凡来的神,多看他两眼自己也能得道。

二公子花街常客、柳巷熟人,对于各样视线早已习以为常,扬着满脸灿烂春光,摇着折扇,步履悠闲。

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凤白梅又道:“二公子要在这里吃顿便饭,我已经告诉给英伯,晚饭送到东院来,你们准备一下。”

绿绮愣愣地点头,原地呆了好半晌,才吩咐人去准备。

寒二公子说来吃顿便饭,凤白梅也就当他只是来吃顿便饭,但凤府上上下下的人,却不敢一顿便饭就把人打发了。

就算他们对寒二公子有天大的不满,也仅限于背后嚼两句舌根。就算撇开他即将成为凤家姑爷的事实,他也还有国舅这一层身份在,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。

是以,当凤白梅看到大圆桌上大大小小的盅子时,是很惊讶的。

她是军旅之人,每顿不拘吃点什么。武烟出身武门,也没那么多讲究排场,至多是凤臻正在长身体,因此在食物上精心搭配,全以有益身心为主。

这满桌大鱼大肉,分明是宴客的派头了。

凤白梅道:“他也不是外人,我二人吃不了这么多,撤几样给周大娘他们吃去。”

这话说的寒铁衣心花怒放,连连点头:“就是就是,这也太铺张浪费了。”

绿绮再次愣了一下,到底依言叫人来撤了几样菜,只把凤白梅平素爱吃的几样留下。

二人边吃,寒铁衣边寻话题,一会儿问凤白梅院子装修出来做什么,一会儿又说起刺客,话锋一拐,又飘到了凤臻身上。

凤白梅就听他说,偶尔给个回应。忽的,她问:“这个时节,哪里的花开的最好?”

寒铁衣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她的问题,答说:“眼下桃李正灿,可若说哪里的花开的最好,应当是洛阳城西的千佛山。不过……”

他话音微顿,看了看凤白梅,神叨叨地说:“千佛山好是好,就是闹鬼。”

“闹鬼?”凤白梅挑挑眉头:“我还以为,就落魂关那样的偏僻地方,才有鬼神之说。”

寒铁衣搁下筷子,津津有味地叙了起来:“那千佛山因庙宇众多而得名,原本也是个极繁华的去处,只因先帝爷重道轻佛,人们投其所好,出家人都蓄发都跑城北的青城观去当道士去了,千佛山便渐渐冷清下来,许多庙宇都空置了。倒是寺在的桃李年年开的极好,结的果子也大,每年春夏赏花吃果的人不少。”

凤白梅静静扒拉着碗里的米粒,听他继续说。

寒铁衣吃了一口汤,方继续道:“不过,三年前有对年轻夫妇上山去,却只有女子一个人下来,说她丈夫被一团黑色的东西拉去了。京畿营的人在山上找了个遍,也没找到那男子,逐渐的洛阳城中便有千佛山闹鬼的传言,说那男子被鬼吃了。”

凤白梅嗤笑一声,随后道:“不如,你我明儿个上山去捉鬼如何?”

寒铁衣蹙眉看着她:“你认真的?”

凤白梅道:“顺便也看看风景,我这些年在军中,着实无心山水。”

有机会拉近二人的关系,寒铁衣自然是乐意的:“旁人幽会,都是小桥流水,游街泛湖,怎么到了我们这里,就是山庙捉鬼了?”

凤白梅只问他:“那二公子去是不去?”

“去。”寒铁衣应的干脆。

凤白梅搁著起身,上楼取了个臂长的匣子来,递到寒铁衣面前:“墨阁主为阿臻授业解惑,凤家无以为报,区区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

寒二公子当即委屈起来:“小白,我也出了不少力,我的礼物呢?”

“咱们来日方长。”凤白梅又笑弯了眉眼,伸手在匣子上点了点:“这份礼物是我悉心准备的,二公子务必要今夜交给墨阁主。”

“是。”寒铁衣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。

凤白梅往外吩咐:“绿绮,送寒二公子出府。”

等绿绮送了人回来,凤白梅又叫她:“你且去吩咐外头厨房准备,明儿一早做几样点心,我要同寒二公子前往千佛山赏花。”

绿绮听了惊讶不已:“将军,千佛山闹鬼呀!”

凤白梅扬眉冷笑:“不闹鬼我还不去呢。”说着,便往西院去看武烟,回来天色已黑,却见周柳氏侯在院门口。

见她回来,周柳氏忙上前来,先问了好,方说:“将军,老奴的女儿头前就病了,这两日又闹腾的厉害,奴想着如今小公子离府,将军这里的事老奴也帮不上忙,便想告几天假回去照顾女儿。”

凤白梅负手踱步,闻言应道:“这样小事同绿绮说一声便是了。”

周柳氏便千恩万谢地去了。

天机阁。

满心不忿的寒二公子看着匣子里那件金丝软甲时,愣了好久。

一旁的墨冰也在眸中露了一丝惊讶。

像金丝软甲这样的宝物,便是葬剑山庄倾尽十年心血也未必能出一件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个贵重且体面的礼物。

然而,对于墨冰这样的高手来说,这件软甲便如同鸡肋,穿着没用,弃之可惜。

凤白梅是找不到东西送了,还是觉得她如今卸甲在家,这软甲也用不上了,留着也可惜?

默了半晌,墨冰终于开口:“我倒觉得,这东西是送给你的。”

寒铁衣也琢磨出这个意思来了,可她送就送了,怎么还要以墨冰的名义在中间转一下?

他将凤白梅日间的话下心里来回翻转一番,恍然明白过来,一拍自己大腿道:“我就说嘛,她怎么突然转了性子,约我去千佛山赏花!”

赏花是假,捉鬼才是真!不过,此鬼非千佛山之鬼,而是凤府的内鬼!说不定,还能逮住那群从雁回山一路追来的苍蝇。

这件软甲,是给他明天防身用的。

而特意提到墨冰,应该是她希望得到天机阁的支援!

难怪,今儿见原本跟在凤臻身边的人都到了东院。

寒铁衣心情很是复杂。以他的身手,跟去了只会拖后腿,可若是不去,凤白梅独身前往很可能露馅。

思忖片刻,寒二公子果断地拉住墨冰的袖子:“老墨,你可得救我。”

墨副阁主缓缓地抽出自己袖子,再次强调:“我已不握剑了。”

寒铁衣才不管:“若有人知道,天下第一剑客就在天机阁,肯定天天上门挑战,届时你握不握剑?”

“寒铁衣!”墨副阁主咬出了寒二公子的全名,证明他现在真的很生气。

寒铁衣只能退而求其次:“让天字楼的弟兄们去总行了吧。”

墨冰道:“你是天机阁阁主。”

寒铁衣咕哝:“你们谁把我当阁主了?”

小说《娶个女将踏山河》 第15章 只不过吃顿便饭 试读结束。

娶个女将踏山河推荐指数:★,看了娶个女将踏山河试读章节,你有什么想法,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。娶个女将踏山河

阅读全文

最新小说

30天免费畅读

相关文章
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